执着的小辫与西藏的骑车旅行

时间:2014-02-06 12:28编辑:汤姆汉克斯

早年的小辫儿,人如其名,束着长长的小辫儿,一个人,一辆自行车,骑行于进藏的路上。

小辫儿,人如其名,束着长长的小辫儿,一个人,一辆自行车,骑行于进藏的路上。人说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,殊不知进藏路亦不可小觑,却也挡不住小辫儿从不同的路线去体会进藏骑行的乐趣。从北京、从云南、从四川、从青海、从新疆等不同的路线,一个人,一辆自行车,就这样开拔。小辫儿说这是一种状态,这是一种生活方式,他选择了在路上的这种生活方式。如今的小辫儿已经没有了“小辫儿”,而他的那股随时启程的信念却依然存在,他是前辈,他是达人,他是大师,他开脱了骑车旅行,他告诉人们旅行也是一种生活,他也告诉人们旅行不单单是饱览到名胜古迹,名胜古迹也只是个过客,过程、旅途才是他要的,才是他最美的财富。小辫儿拥有着独特的性格,随遇而安,随性处更能体现他对骑车旅行的热爱。

唯有一条路,我可以重游

作为前辈,骑行的这十多年中,小辫儿没有走过回头路,没有走过重复路线,因为小辫儿要去发现,要去体验,他要去创作,似艺术一般。作为一个艺人出身,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敏锐眼光,正因如此,才有了这十多年的不一样的路线体验。当有人问起小辫儿骑行了这么多年的车,而且大部分都是与西藏路线紧密联系着,现今最想重新再骑行一次的路线是哪条?在这之前就有许多人都问过他,这也就意味着哪条路线在他认为是最美丽、最值得重游的,他便把拉萨到加德满都这条路线说给大家听。这是一条通往外国的线路,为什么小辫儿会想起这条路线,为什么会对这条路线情有独钟呢! 这条路线有那么美吗?小辫儿说让我还能有机会再骑一次,我会选择拉萨到加德满都这条线,别的路线说实话兴趣都不大。这条线路骑行所要花费的时间是十五天,有一千多公里的路程,中途还可以经过珠峰大本营。尤其是最后两天,可以体会气候的骤变,二

在骑行途中

十四小时之内,海拔骤然下降将近四千余米,早上是五千多米的山口戈壁,晚上就是鸟语花香的亚热带气候。这种让人心旷神怡的变化,想要在一天内体验此两种气候,恐怕只有乘坐飞机,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了,但这也称不上体验了,因为没有感受到变化的过程。只因海拔的骤然下降,所以去时的路是下坡路,骑车是很省力气的,然而在回来的路上却是要把去时省的力气加倍的找回来的,因此小辫儿便选择了其他方式回来。小辫儿自己也调侃的说,只有真正的达人才会再骑回来。说到故路重游,小辫儿把拉萨到加德满都这条路线推荐给大家,无非是给现代的热血年轻人一个提示,尤其是看了小辫儿的事迹后,想体验生活、发现生活的人。路程不要太远,时间不要太长,半个月左右是最好的,所以小辫儿说到故路重游时想到的就是这条路线。这也是作为一个前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之谈。

后视镜必不可少

说起后视镜首先想到的是机动车,当然后视镜是机动车必不可少的行驶判断工具。但是对于自行车是否要装后视镜呢?自行车安装后视镜是不是多此一举呢?小辫儿对它却情有独钟,认为它是关乎生命的事情,是骑车旅行必不可少的车载工具之一。因为在一次骑车旅行中的亲眼目睹,让小辫儿回忆的时候都有些毛骨悚然。小辫儿说起那次骑行,至今记忆犹新,那是九八年的一次骑行经历,在一条不算宽的公路上,小辫儿骑行的前方是一辆拉家具的车,载着满满的一车家具,以偏快的行驶速度向小辫儿的方向驶来。同时小辫儿感觉后边也有机动车的声响,便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后方,小辫儿说可能是长期骑车养成的习惯吧,前方有车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看看后边。果然有一辆缓缓驶来的车,是一辆油罐车,行驶速度偏慢。小辫儿心中盘算,为避免和两辆车同时交汇,便开始加速骑行,避开了与两辆车交汇后,便听到了碰撞的声响,原来两辆车撞在了一起,并且同时栽到了两边的路基下。小辫儿心想,如果当时不加速骑行,保不齐会和他们一起发生事故,顿时一身冷汗,现在想想也心有余悸。对比,小辫儿做了总结,如果有个后视镜,就可以随时留意车后方的情况,这样就可以不用回头看后边,不但避免了在回头时顾后不顾前的危险,同时也可以在嘈杂的道路上更快、更准确的捕捉到后方的行车情况。这是后视镜的优点,但在自行车上安装后视镜是一件麻烦的事情,因为自行车天生构造简单、轻巧灵便,也使得它停放不稳,碰之即倒,导致后视镜极易损坏,而且骑车旅行多在路上,尤其是进藏路线上,若想重新安装新的后视镜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,这又是缺点。因此最后小辫儿建议在配置后视镜时选择不易损坏,躯干可以折叠式的后视镜。多年后回到北京,应邀出席某大学讲座时,谈到后视镜,他说最主要的是要主动掌握错车时机。首先是有了后视镜后要把握好前后车辆行驶速度以及远近距离,最后做出判断,是加速前进还是减速慢骑,保证前后车辆不与自己同时交汇错车,因为这是关乎生命的事情,所以小辫儿说后视镜对骑车旅行非常重要。

玩出自己的达人

老和尚和小和尚种草,风起雨落,渐瓢泼,风吹水带,半数以上的草籽不见了影踪,小和尚慌而回诉,老和尚坦然劝之,随性,随喜,不要约束,不要计较,随遇而安。听起来似闲云野鹤一般,说起来若与自然一体。却也道出了生活的真谛。小辫儿天生独特的性格,造就了他今天独特的生活经历。小辫儿说他的大部分骑车旅行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,即自己一个人玩,他说自己在这方面有些专断,不喜与人商量,所以不去约人同游,因为这样自己就可以在骑行途中想在哪住就在哪住,想在哪吃就在哪吃,想多骑行一会就多骑行一会,无所谓和谁商量,小辫儿说他不善于这种方式,这种和人商量的旅行。但在十多年的骑行中还是有几次和人同游的,比如当年和一个香港籍年过半百岁的老头,是在赣南川西旅行时结识的一位老大爷,后结伴川藏南线的骑车旅行。因为小辫儿不善于与人结伴同游,在出发前和这位老大爷进行了交流,即约法三章,和小辫儿一起骑车,路上就必须听小辫的安排。说起这次结伴骑行,小辫儿把自己多年来骑行的经验发挥的淋漓尽致。比如说到了一个小村子,吃和住就那么几家,一般人会认为再怎么选还能选出什么,所以也无所谓了。而小辫儿不这么认为,既然我们是旅行,而且是骑车旅行,目的不是最终的终点,而是过程,因为小辫儿认为在这骑行过程中可以找到他想要的,小辫儿说每一次骑行都可以从中发现,从中领悟,饱览的不仅是旅途的风光,还有生活。在到了村子了后首先是到处走一下,熟悉一下,因为他要找一家他认为最舒服的,他认为最好的一家,吃住等各方面的条件,老板对待客人的态度,不仅要吃的好,而且要玩的也好。就这样每一次的吃住问题都是小辫儿安排的,最后,老大爷作为亲身体验者,不得不佩服小辫儿的安排,真真是骑行专家级别的,即我们现在所说的达人。然而在谈起达人这个现代用词时,小辫儿有他独特的见解,小辫儿说达人是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浮出了水面,仅此而已。他说在“过客酒吧”碰到过很多这类(骑行)达人,也可以称得上“牛”的人,在这里(骑行路上)没有什么最,因为大家的旅行方式不同,就算旅行方式相同,旅行的经历、概念也不同。因为大家的价值观念不同,虽然同样是骑车旅行,但所追求却不同,有人要从中领悟哲学,有人要从中发现自然的奥秘等。也许旅行能让他们放松,从中体会快乐,从中找到自己自己想要的东西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攻藏骑行留下的,情感留在了那里,不,应该是路上,骑行是一种生活方式,对生活充满了热情,所以把情感留下了。小辫儿对骑行的热爱,不,应该是对生活的热爱。对生活的热爱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,小辫儿做到了,他的方式是骑行,这种生活,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在现在,将来也必将存在。说好了,就用这种方式去表达对生活的热爱,时刻做好准备,准备启程。

小辫在北京南锣鼓巷108号开的户外主题酒吧---过客

小辫儿的骑行历程

1991-1993年,供职于电影公司,绘制巨幅海报。 1993-1997年,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。 1996年,滇藏旅行,云南昆明--西藏芒康---四川成都。搭车、徒步、自行车。 1998年2月,开始北京流浪:地下室、胡同、广告公司。 1998年8月-11月,走青藏公路109国道,甘肃兰州---西藏拉萨自行车旅行(22天,2200公里,之后搭车经西藏阿里至新疆---甘肃---陕西---河南) 1999年7月11日,过客酒吧及过客网www.passbybar.com诞生。 2000年5-6月,甘肃兰州---四川成都自行车旅行(20天,1000公里)。 2001年9-10月,走川藏公路南线318国道,四川成都---西藏拉萨自行车旅行(27天,2500公里)。 2002年,过客酒吧迁至南锣鼓巷108号的四合院中,期间奔波于北京周边的荒山野岭…… 2003年9-10月,走中尼公路318国道,西藏拉萨---珠峰大本营---尼泊尔加德满都自行车旅行(15天,1100公里)。 2004年9-11月,走新藏公路219国道,新疆叶城---阿里---西藏拉萨自行车旅行(56天,2500公里)。 2005年,走川藏北线317国道及滇藏214国道,四川成都---西藏昌都---云南大理自行车旅行(25天,2100公里)。 2006年9-10月,唐蕃古道214国道及川藏北线317国道,青海西宁---玉树---西藏拉萨自行车旅行(26天,2200公里)。 2007年,西藏拉萨---西藏朗县(7天,600公里) 2008年,过客推出奥运纪念tee,《蓝莓之夜》首映party在过客举行。 2009年,骑行纳米比亚温得和克---南非开普敦(14天,1600公里)。

(作者:国国 原文刊登在《骑行风尚》第一期 独家授权发布)

分享至: